啄木鸟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不得不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科学大讲堂 http://m.39.net/pf/a_7357147.html

也没有谁能阻止痛苦的悄然来临,许多人经常痛苦、忧伤,就是因为他们总追求人生的一帆风顺,追求人生的所谓完美,并不清楚的认识人生本身就一个痛苦加快乐的一个过程。并不是谁与你过不去,所以有些人,稍有不顺就觉得上帝不公而怨天尤人,或者找任何借口为自己脆弱的心灵寻一份突破口,为自己失败找一份灵魂的空白,好象只有这样人生才能更加绚丽多彩,其实这本身也是一颗不成熟的人。他们不明白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,真正的欢乐就是在这许多不如意中寻找一条通向如意人生的路。


  真正的快乐就是在不断的痛苦之中找到突破自己心灵的钥匙,自信、从容的面对人生每一个阶段给予的痛苦及坎坷,并坚定地走下去。世上无数成功者都能乐观、豁达,并不是他们没有经历过不如意,而是他们有能力承受并最终战胜了,超越了它带来的痛苦与忧伤。


  不经历风雨的如何能见到彩虹,但有时经历风雨后依然见不到彩虹。那就是面对一切现实给予的困惑与痛苦,因为你面前除了面对你还是面对,只有不断的痛苦之中才会有你多彩而丰富的人生。


  在不断一次又一次面对的过程之中,让我真正感悟,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!!


  面对浩如烟海的海天一色,自己是如此的渺小,但我在一天一天长大,我自豪的说:我学会了面对,尽管我残缺,我依然是独一无二的自己,如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一样,因为没有谁与我一样,这就是我生命的价值。


  《枝顶留下果实》


  一对夫妇在海上为一老板养鱼,讲好了老板每月开给这对夫妇五千元的工资,月底发放,伙食自理。


  老板在海上总共养了五百箱鱼。


  这对夫妇就划着小船给鱼喂食一次,中午就在小船上休息,下午太阳落山时再喂一次,劳动强度不算太大,倒也且轻松惬意。


  老板也不经常来视察,只是月初,月中,月末来送送鱼饲料,看看鱼的长势情况,顺带着给这对夫妇带点蔬菜肉食。


  转眼两年过了,老板养的这批鱼共卖出了四十万元的高价。


  老板高兴之余,拿出了一万元奖励这对夫妇,让这对夫妇回老家探亲一段时间,往来的车旅费由他负责。


  老板的妻子感到难以理喻,明明说好了每月五千元的工资,你每月又是送菜买电话卡的,还搞年终奖励,报销车旅费,是不是脑子进水,钱多了花不完了?


  老板微笑着讲了这么一个故事:


  在一个小山村里,每到冬天,村民们都会把树上的柿子摘下来,一个不留。有一年冬天,天特别冷,下了很大的雪,几百只找不到食物的喜鹊一夜之间都被冻死了。


  第二年春天,柿子树重新吐绿发芽,开花结果了。但就在这时,一种不知名的毛虫突然泛滥成灾。柿子刚刚长到指甲大小,就都被毛虫吃光了。那年秋天,这些果园没有收获到一个柿子。


  直到这时,人们才想起了那些喜鹊,如果有喜鹊在,就不会发生虫灾了。从那以后,每年秋天收获柿子时,人们都会留下一些柿子,做为喜鹊过冬的食物。

 留在树上的柿子吸引了很多喜鹊到这里度过冬天,喜鹊仿佛也会感恩,春天也不飞走,整天忙着捕捉果树上的虫子,从而保证了这一年柿子的丰收。


  “你说留下点柿子喂喜鹊,你说傻不傻?”妻子听了,恍然大悟,枝顶留下果实,其实是让别人也能分享自己的收获的同时,更好地安心工作,让员工明白也有他的一份功劳。


  在收获的季节里,别忘了留一些“柿子”在树上,这些留下的果实往往就是给自己留下了生机与希望。


  《微笑是给自己最好的礼物》


  每当有人向我露出灿烂的微笑时,我就会快乐。因为我明白,他也把微笑送给自己。的确,在现实忙碌的生活中我们何不留出一点微笑送给自己呢?


  把微笑送给自己,就会为自己擦洗伤痛。在生命之旅中我们必须有这样一种风度,失败与挫折,仅仅是一个记忆,只会使我们更加成熟。带着伤痕给自己一点微笑,才是人生的又一份精彩。


  把微笑送给自己,就不要太多的心情透支。我们要学会过滤自己的心境,善与给自己的心情放假。不停地奔波,让我们的笑声带有几份苦涩。因此要经常打扫心灵的库房,所昨日的烦恼清扫出去,腾出心灵的空间来存放更多今天的快乐。巨石无法压跨的身躯,有时会被叹息拧弯。


  一个人没有一份好心情,物质上再富有也是一种“外强中干”。


  把微笑送给自己,就会给自己一份从容。面对争奇斗艳的鲜花,我们会欣赏但不会陶醉,面对袭来的风雨,我们会应对但不会逃避。虽然我们不能停下奔波的脚步,但我们会掌握脚步的节奏。无论是困难还是成功。有了困难,给自己一个微笑,我们不会逃避,会努力面对寻求解决方案,这是一种美丽;有了成功,给自己一个微笑,我们不会骄傲,在成功的喜悦里寻求解脱,坦然前行,让生命的脚步多几份稳健,这同样是一种美丽。


  在生命之旅中我们须有这样的一种风度:失败和挫折,不过只是一个记忆,只是一个名词而已,不会增加生命的负重。带着伤痕把胜利的大旗插上成功的高地,在硝烟中露出自豪的笑容,才是人生的又一份精彩大风可以吹落碎石,却永远吹不倒崇高的大山。我们需要学会过滤自己的心境,善于给自己的心情放假,不停的奔波,让我们的笑声带

 转眼间已年届二六,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悲哀的年纪,似乎有着太多的承担与无奈。已记不得这些年是如何度过,儿时的玩伴都已为人夫,而我仍就截然一身,孤单寂寥。对于爱情从不执着,但对事业,也仍却一筹莫展,曾经努力过,拼搏过,但在今日看来,都有如昨日之水,淹埋尘土。


  有时我在想,是否真如命格所说,我属大器晚成。或许我该好好安抚那躁动的心,修身养性、归于田园、伺机等待。等待?那不就是坐以待毙?如果我能窥透天机,早知天命,我想我会等待。不出数年,吾必会惊天动地,名扬四方。可一切只是道听胡说,又有多少人轻信,甘心等待。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,就算一切早有天意,也要靠你去发现窃机。正所谓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打拼。人活着就是一个不断追逐的过程,多少成王败寇、一将功成,最终都输给了两个字:追求。


  飞蛾为何会扑火,甘做烈焰的俘虏。因为他们追求光芒,明知会搭上自己的性命,也义无反顾,即使命丧于此,但至少曾经追求过。


  追求,平凡而又沉重的字眼,多少人为之疯狂。有人追求事业、一将功成,有人追求平淡,遁入空门,更有人追求爱情,海誓山盟。而你呢?可曾明白自己追求的是什么,是那浮名俗世,还是过眼云烟。有人说追求的是一种美丽生活,看似简单,却很遥远。


  人生可以输,但请你输给追求,即使是输,也要输得轰烈。要么显贵、要么残废。或许这话说的有点狠,可男人就得对自己狠点,不是吗?要想人前显贵,必先学会人后受罪,这是必然的事。然而显贵并不是摆弄,而是一种尊重。


  《原谅一切可以原谅的的过错》


  原谅一切可以原谅的的过错,原谅别人是一种豁达,原谅自己是一种释怀,学会了原谅你会发现你轻松了、愉快了、自信了、成熟了。


  有时候,朋友的一些言语做法也许伤害了你,家人、同事的误会让自己苦恼,生活中有很多事让自己并不如愿,甚至痛不欲生,何不换一种思维方式,学会原谅呢?原谅别人是一种豁达,原谅自己是一种释怀。


  你不原谅,是因为不原谅而埋在心中的仇恨或者不满往往是出于我们自己的狭

开的鲜花,鲜花留给你的脚是花香;你一把推开了一门窗,窗外吹来了一阵清新的芬芳;你翻过了一座山,山那边的风景更加迷人;你趟过了一条小河,再看见海洋会觉得是那么的宽阔……


  静静的想想,有必要吗?每个人的生命匆匆而过,短短的数十年,好好的享受还来不及,苦也一天,乐也一天,为什么还要让这些琐碎的事一直存在于你未来的生活呢?为何还要让那些不快干扰我们的视线?为何还要那些弃你而去不会欣赏你的人还存在于你的脑海呢?学会原谅吧。


  学会了原谅你我都会发现那些自信、充实、豁达、大气的人、生活幸福的人比较容易原谅别人。也许正是因为他们不太计较生活中的那些可以原谅的冲突和矛盾,才获得了良好的心态和所希望的人生吧。仇恨,是一个恶性的循环,原谅,是一个良性的开端。


  原谅一切可以原谅的的过错学会原谅吧,去拥抱辜负了你和你所辜负的人吧,原谅别人是一种豁达,原谅自己是一种释怀,原谅一切可以原谅的一切,学会了原谅你会发现你轻松了、愉快了、自信了、成熟了。所有的恩恩怨怨,都会让岁月磨平,所有受过的伤,所有流过的泪,都让那海浪统统带走吧……


  《断箭》


  不相信自己的意志,永远也做不成将军。


  春秋战国时代,一位父亲和他的儿子出征打战。父亲已做了将军,儿子还只是马前卒。又一阵号角吹响,战鼓雷鸣了,父亲庄严地托起一个箭囊,其中插着一只箭。父亲郑重对儿子说:“这是家袭宝箭,配带身边,力量无穷,但千万不可抽出来。”


  那是一个极其精美的箭囊,厚牛皮打制,镶着幽幽泛光的铜边儿,再看露出的箭尾。一眼便能认定用上等的孔雀羽毛制作。儿子喜上眉梢,贪婪地推想箭杆、箭头的模样,耳旁仿佛嗖嗖地箭声掠过,敌方的主帅应声折马而毙。


  果然,配带宝箭的儿子英勇非凡,所向披靡。(
  一只断箭,箭囊里装着一只折断的箭。


  也没有谁能阻止痛苦的悄然来临,许多人经常痛苦、忧伤,就是因为他们总追求人生的一帆风顺,追求人生的所谓完美,并不清楚的认识人生本身就一个痛苦加快乐的一个过程。并不是谁与你过不去,所以有些人,稍有不顺就觉得上帝不公而怨天尤人,或者找任何借口为自己脆弱的心灵寻一份突破口,为自己失败找一份灵魂的空白,好象只有这样人生才能更加绚丽多彩,其实这本身也是一颗不成熟的人。他们不明白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,真正的欢乐就是在这许多不如意中寻找一条通向如意人生的路。


  真正的快乐就是在不断的痛苦之中找到突破自己心灵的钥匙,自信、从容的面对人生每一个阶段给予的痛苦及坎坷,并坚定地走下去。世上无数成功者都能乐观、豁达,并不是他们没有经历过不如意,而是他们有能力承受并最终战胜了,超越了它带来的痛苦与忧伤。


  不经历风雨的如何能见到彩虹,但有时经历风雨后依然见不到彩虹。那就是面对一切现实给予的困惑与痛苦,因为你面前除了面对你还是面对,只有不断的痛苦之中才会有你多彩而丰富的人生。


  在不断一次又一次面对的过程之中,让我真正感悟,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!!


  面对浩如烟海的海天一色,自己是如此的渺小,但我在一天一天长大,我自豪的说:我学会了面对,尽管我残缺,我依然是独一无二的自己,如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一样,因为没有谁与我一样,这就是我生命的价值。


  《枝顶留下果实》


  一对夫妇在海上为一老板养鱼,讲好了老板每月开给这对夫妇五千元的工资,月底发放,伙食自理。


  老板在海上总共养了五百箱鱼。


  这对夫妇就划着小船给鱼喂食一次,中午就在小船上休息,下午太阳落山时再喂一次,劳动强度不算太大,倒也且轻松惬意。


  老板也不经常来视察,只是月初,月中,月末来送送鱼饲料,看看鱼的长势情况,顺带着给这对夫妇带点蔬菜肉食。


  转眼两年过了,老板养的这批鱼共卖出了四十万元的高价。

编辑荐:捧一片新绿,羽化寂寞。白墙,黛瓦,碧湖四季。烟雨浓浓倒影水流,相伴铭刻桃源悠悠。

孤漠落霞,青灰一把。昏暗里,碎片几几沉黑雾纱。一色幽黑的星空冷瘦了渡口的思念,沉黑了穹顶之下的念想。花落弯月,娟秀水痕。砚一池飘墨,素描一幅江南花开,浅绘一帘红尘烟雨。

寂冷的微风,舒婷着点点袭香。细雨摇曳了伞下的青花袍,拖长了幽深处的石巷一盏黄亮。寂寞中,一曲拨弹江南,两仄独萧烟雨。

白墙斑驳,黑瓦落院。一片枯萎的爬山虎冷艳着浅浅的青绿,旧落的紫藤错落着垂吊下来,朦胧着湿润阴雨小院。

拾几片桃花,写江南雨,填烟雾风。束之高阁留作记忆,等待花香春溢时发芽,红烛暖心处硕果。

携一程雨丝,拥春熙红尘。

剪一源桃花,饱蘸水墨丹青,烟花扬州絮江南。黛瓦青砖,骑墙黑马,粉饰了古幽水润的永恒,留住了满城风雨桃艳。花香翠叠、浸润芬芳、迷散了烟雨楼阁鼓琴罗刹的戏台。

江南陌雨,悠香绿波。千载白云,细数风雨。一轮弯月豪饮,醉了时光;一池浓墨描摹,感叹岁月。

寂寥心歌,泪撒留欢。演绎着沧桑,沉落在悬妙的深渊。

依江南云楼,温水乡清茶。冰冷的石板路,风尘落满,沧桑相聚,来来往往。方榫契合卯顶,伏案静读幽幽。潮涌的码头,湿滑的苔鲜,蔓延着花开花落、团聚分离,岁岁着人生的轮回。

也许,泪水伴着欢乐,日月相守风霜。也许,来时不忙,去时不慌。风鼓轻帆,浪推黑桨。

一落西去的瑰丽,连接着灰暗,黑夜里和星辰呢喃。经得住凉漠,守一杯清冷。望一束黄叶,抚一池青荷。细数风雨潺潺,流水绵绵,细雨轻梦伴着幽殇。

直落笔墨,烟雨悠悠。

琉璃,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,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,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,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。
  这时候想必我是该来了。十五年前的一个下午,我摇着轮椅进入园中,它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。那时,太阳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正越来越大,也越红。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芒中,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,并看见自己的身影。
  自从那个下午我无意中进了这园子,就再没长久地离开过它。
  我一下子就理解了它的意图。正如我在一篇小说中所说的:“在人口密聚的城市里,有这样一个宁静的去处,像是上帝的苦心安排。”
  两条腿残废后的最初几年,我找不到工作,找不到去路,忽然间几乎什么都找不到了,我就摇了轮椅总是到它那儿去,仅为着那儿是可以逃避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世界。我在那篇小说中写道:“没处可去我便一天到晚耗在这园子里。跟上班下班一样,别人去上班我就摇了轮椅到这儿来。园子无人看管,上下班时间有些抄近路的人们从园中穿过,园子里活跃一阵,过后便沉寂下来。”
  “园墙在金晃晃的空气中斜切下—溜荫凉,我把轮椅开进去,把椅背放倒,坐着或是躺着,看书或者想事,撅一杈树枝左右拍打,驱赶那些和我一样不明白为什么要来这世上的小昆虫。”“蜂儿如一朵小雾稳稳地停在半空;蚂蚁摇头晃脑捋着触须,猛然间想透了什么,转身疾行而去;瓢虫爬得不耐烦了,累了祈祷一回便支开翅膀,忽悠一下升空了;树干上留着一只蝉蜕,寂寞如一间空屋;露水在草叶上滚动,聚集,压弯了草叶轰然坠地摔开万道金光。”
  “满园子都是草木竟相生长弄出的响动,悉悉碎碎片刻不息。”这都是真实的记录,园子荒芜但并不衰败。
  除去几座殿堂我无法进去,除去那座祭坛我不能上去而只能从各个角度张望它,地坛的每一棵树下我都去过,差不多它的每一米草地上都有过我的车轮印。无论是什么季节,什么天气,什么时间,我都在这园子里呆过。有时候呆一会儿就回家,有时候就呆到满地上都亮起月光。记不清都是在它的哪些角落里了。我一连几小时专心致志地想关于死的事,也以同样的耐心和方式想过我为什么要出生。这样想了好几年,最后事情终于弄明白了:一个人,出生了,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,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;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,已经顺便保些事不宜问,便犹犹豫豫地想问而终于不敢问,因为她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。她料想我不会愿意她跟我一同去,所以她从未这样要求过,她知道得给我一点独处的时间,得有这样一段过程。她只是不知道这过程得要多久,和这过程的尽头究竟是什么。每次我要动身时,她便无言地帮我准备,帮助我上了轮椅车,看着我摇车拐出小院;这以后她会怎样,当年我不曾想过。
  有一回我摇车出了小院;想起一件什么事又返身回来,看见母亲仍站在原地,还是送我走时的姿势,望着我拐出小院去的那处墙角,对我的回来竟一时没有反应。待她再次送我出门的时候,她说:“出去活动活动,去地坛看看书,我说这挺好。”许多年以后我才渐渐听出,母亲这话实际上是自我安慰,是暗自的祷告,是给我的提示,是恳求与嘱咐。只是在她猝然去世之后,我才有余暇设想,当我不在家里的那些漫长的时间,她是怎样心神不定坐卧难宁,兼着痛苦与惊恐与一个母亲最低限度的祈求。现在我可以断定,以她的聪慧和坚忍,在那些空落的白天后的黑夜,在那不眠的黑夜后的白天,她思来想去最后准是对自己说:“反正我不能不让他出去,未来的日子是他自己的,如果他真的要在那园子里出了什么事,这苦难也只好我来承担。”在那段日子里——那是好几年长的一段日子,我想我一定使母亲作过了最坏的准备了,但她从来没有对我说过:“你为我想想”。事实上我也真的没为她想过。那时她的儿子,还太年轻,还来不及为母亲想,他被命运击昏了头,一心以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一个,不知道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儿总是要加倍。她有一个长到二十岁上忽然截瘫了的儿子,这是她唯一的儿子;她情愿截瘫的是自己而不是儿子,可这事无法代替;她想,只要儿子能活下去哪怕自己去死呢也行,可她又确信一个人不能仅仅是活着,儿子得有一条路走向自己
  有一次与一个作家朋友聊天,我问他学写作的最初动机是什么?他想了一会说:“为我母亲。为了让她骄傲。”我心里一惊,良久无言。回想自己最初写小说的动机,虽不似这位朋友的那般单纯,但如他一样的愿望我也有,且一经细想,发现这愿望也在全部动机中占了很大比重。这位朋友说:“我的动机太低俗了吧?”我光是摇头,心想低俗并不见得低俗,只怕是这愿望过于天真了。他又说:“我那时真就是想出名,出了名让别人羡慕我母亲。”我想,他比我坦率。我想,他又比我幸福,因为他的母亲还活着。而且我想,他的母亲也比我的母亲运气好,他的母亲没有一个双腿残废的儿子,否则事情就不这么简单。
  在我的头一篇小说发表的时候,在我的小说第一次获奖的那些日子里,我真是多么希望我的母亲还活着。我便又不能在家里呆了,又整天整天独自跑到地坛去,心里是没头没尾的沉郁和哀怨,走遍整个园子却怎么也想不通:母亲为什么就不能再多活两年?为什么在她儿子就快要碰撞开一条路的时候,她却忽然熬不住了?莫非她来此世上只是为了替儿子担忧,却不该分享我的一点点快乐?她匆匆离我去时才只有四十九呀!有那么一会,我甚至对世界对上帝充满了仇恨和厌恶。后来我在一篇题为“合欢树”的文章中写道:“我坐在小公园安静的树林里,闭上眼睛,想,上帝为什么早早地召母亲回去呢?很久很久,迷迷糊溯的我听见了回答:‘她心里太苦了,上帝看她受不住了,就召她回去。’我似乎得了一点安慰,睁开眼睛,看见风正从树林里穿过。”小公园,指的也是地坛。
  只是到了这时候,纷纭的往事才在我眼前幻现得清晰,母亲的苦难与伟大才在我心中渗透得深彻。上帝的考虑,也许是对的。这园子里的声响来对应四季呢?那么,春天是祭坛上空漂浮着的鸽子的哨音,夏天是冗长的蝉歌和杨树叶子哗啦啦地对蝉歌的取笑,秋天是古殿檐头的风铃响,冬天是啄木鸟随意而空旷的啄木声。以园中的景物对应四季,春天是一径时而苍白时而黑润的小路,时而明朗时而阴晦的天上摇荡着串串杨花;夏天是一条条耀眼而灼人的石凳,或阴凉而爬满了青苔的石阶,阶下有果皮,阶上有半张被坐皱的报纸;秋天是一座青铜的大钟,在园子的西北角上曾丢弃着一座很大的铜钟,铜钟与这园子一般年纪,浑身挂满绿锈,文字已不清晰;冬天,是林中空地上几只羽毛蓬松的老麻雀。以心绪对应四季呢?春天是卧病的季节,否则人们不易发觉春天的残忍与渴望;夏天,情人们应该在这个季节里失恋,不然就似乎对不起爱情;秋天是从外面买一棵盆花回家的时候,把花搁在阔别了的家中,并且打开窗户把阳光也放进屋里,慢慢回忆慢慢整理一些发过霉的东西;冬天伴着火炉和书,一;遍遍坚定不死的决心,写一些并不发出的信。还可以用艺术形式对应四季,这样春天就是一幅画,夏天是一部长篇小说,秋天是一首短歌或诗,冬天是一群雕塑。以梦呢?以梦对应四季呢?春天是树尖上的呼喊,夏天是呼喊中的细雨,秋天是细雨中的土地,冬天是干净的土地上的一只孤零的烟斗。
  因为这园子,我常感恩于自己的命运。
  我甚至现在就能清楚地看见,一旦有一天我不得不长久地离开它,我会怎样想念它,我会怎样想念它并且梦见它,我会怎样因为不敢想念它而梦也梦不到它。
  四
  现在让我想想,十五年中坚持到这园子来的人都是谁呢?好像只剩了我和一对老人。
  十五年前,这对老人还只能算是中年夫妇,我则货真价实还是个青年。他们总是在薄暮时分来园中散步,我不大弄得清他们是从哪边的园门进来,一般来说他们是逆时针绕这园子走。男人个子很高,肩宽腿长,走起路来目不斜视,胯以上直至脖颈挺直不动;他的妻子攀有时因为他们而想起冉阿让与柯赛特,但这想法并不巩固,他们一望即知是老夫老妻。两个人的穿着都算得上考究,但由于时代的演进,他们的服饰又可以称为古朴了。他们和我一样,到这园子里来几乎是风雨无阻,不过他们比我守时。我什么时间都可能来,他们则一定是在暮色初临的时候。刮风时他们穿了米色风衣,下雨时他们打了黑色的雨伞,夏天他们的衬衫是白色的裤子是黑色的或米色的,冬天他们的呢子大衣又都是黑色的,想必他们只喜欢这三种颜色。他们逆时针绕这园子一周,然后离去。
  他们走过我身旁时只有男人的脚步响,女人像是贴在高大的丈夫身上跟着漂移。我相信他们一定对我有印象,但是我们没有说过话,我们互相都没有想要接近的表示。十五年中,他们或许注意到一个小伙子进入了中年,我则看着一对令人羡慕的中年情侣不觉中成了两个老人。
  曾有过一个热爱唱歌的小伙子,他也是每天都到这园中来,来唱歌,唱了好多年,后来不见了。他的年纪与我相仿,他多半是早晨来,唱半小时或整整唱一个上午,估计在另外的时间里他还得上班。我们经常在祭坛东侧的小路上相遇,我知道他是到东南角的高墙下去唱歌,他一定猜想我去东北角的树林里做什么。我找到我的地方,抽几口烟,便听见他谨慎地整理歌喉了。他反反复复唱那么几首歌。文化革命没过去的时侯,他唱“蓝蓝的天上白云飘,白云下面马儿跑……”我老也记不住这歌的名字。文革后,他唱《货郎与小姐》中那首最为流传的咏叹调。“卖布——卖布嘞,卖布——卖布嘞!”我记得这开头的一句他唱得很有声势,在早晨清澈的空气中,货郎跑遍园中的每一个角落去恭维小姐。
  “我交了好运气,我交了好运气,我为幸福唱歌曲……”然后他就一遍一遍地唱,不让货郎的激情稍减。依我听来,他的技术不算精到,在关键的地方常出将近中午,我们又在祭坛东侧相遇,他看一看我,我看一看他,他往北去,我往南去。日子久了,我感到我们都有结识的愿望,但似乎都不知如何开口,于是互相注视一下终又都移开目光擦身而过;这样的次数一多,便更不知如何开口了。终于有一天——一个丝毫没有特点的日子,我们互相点了一下头。他说:你好。”我说:“你好。”他说:“回去啦?”我说:“是,你呢?”他说:“我也该回去了。”我们都放慢脚步(其实我是放慢车速),想再多说几句,但仍然是不知从何说起,这样我们就都走过了对方,又都扭转身子面向对方。
  他说:“那就再见吧。”我说:“好,再见。”便互相笑笑各走各的路了。但是我们没有再见,那以后,园中再没了他的歌声,我才想到,那天他或许是有意与我道别的,也许他考上了哪家专业文文工团或歌舞团了吧?真希望他如他歌里所唱的那样,交了好运气。
  还有一些人,我还能想起一些常到这园子里来的人。有一个老头,算得一个真正的饮者;他在腰间挂一个扁瓷瓶,瓶里当然装满了酒,常来这园中消磨午后的时光。他在园中四处游逛,如果你不注意你会以为园中有好几个这样的老头,等你看过了他卓尔不群的饮酒情状,你就会相信这是个独一无二的老头。他的衣着过分随便,走路的姿态也不慎重,走上五六十米路便选定一处地方,一只脚踏在石凳上或土埂上或树墩上,解下腰间的酒瓶,解酒瓶的当儿迷起眼睛把一百八十度视角内的景物细细看一遭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倒一大口酒入肚,把酒瓶摇一摇再挂向腰间,平心静气地想一会什么,便走下一个五六十米去。还有一个捕鸟的汉子,那岁月园中人少,鸟却多,他在西北角的树丛中拉一张网,鸟撞在上面,羽毛戗在网眼里便不能自拔。他单等一种过去很多面现在非常罕见的鸟,其它的鸟撞在网上他就把它们摘下来放掉,他说已经有好多年没等到那种罕见的鸟,他说他再等一年看看到底还有没有那种鸟,结果他又等了好多年。早晨和傍晚,在这园子里可以看见一个中年女工程师;早晨她从北向南穿过这园子去上班,傍晚她从南向北穿过这园子回家。事实上我并不了解她的职业或者学历,但我以为她必是学理工的知识分子,别样的人很难有她那般的素朴并优雅。当她在园子穿行的时刻,四周的树林也仿拂更加幽静,清淡的日光中竟似有悠远的琴声,我竟有点担心,担心她会落入厨房,不过,也许她在厨房里劳作的情景更有另外的美吧,当然不能再是《献给艾丽丝》,是个什么曲子呢?还有一个人,是我的朋友,他是个最有天赋的长跑家,但他被埋没了。他因为在文革中出言不慎而坐了几年牢,出来后好不容易找了个拉板车的工作,样样待遇都不能与别人平等,苦闷极了便练习长跑。那时他总来这园子里跑,我用手表为他计时。他每跑一圈向我招下手,我就记下一个时间。每次他要环绕这园子跑二十圈,大约两万米。他盼望以他的长跑成绩来获得政治上真正的解放,他以为记者的镜头和文字可以帮他做到这一点。第一年他在春节环城赛上跑了第十五名,他看见前十名的照片都挂在了长安街的新闻橱窗里,于是有了信心。第二年他跑了第四名,可是新闻橱窗里只挂了前三名的照片,他没灰心。第三年他跑了第七名,橱窗里挂前六名的照片,他有点怨自已。第四年他跑了第三名,橱窗里却只挂了第一名的照片。第五年他跑了第一名——他几乎绝望了,橱窗里只有一幅环城容群众场面的照片。那些年我们俩常一起在这园子里呆到天黑,开怀痛骂,骂完沉默著回家,分手时再互相叮嘱:先别去死,再试着活一活看。现在他已经不跑了,年岁太大了,跑不了那么快了。最后一次参加环城赛,他以三十八岁之龄又得了第一名并破了纪录,有一位专业队的教练对他说:“我要是十年前发现你就好了。”他苦笑一下什么也没说,只在傍晚又来这园中找到我,把这事平静地向我叙说一遍。不见他已有好几年了,现在他和妻子和儿子住在很远的地方。
  这些人现在都不到园子里来了,园子里差不多完全换了—批新人。十五年前的旧人,现在就剩我和那对老夫老妻了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这老夫老妻中的一个也忽然不来,薄暮时分唯男人独自来散步,步态也明显迟缓了许多,我悬心了很久,怕是那女人出了什么事。幸好过了一个冬天那女人又来了,两个人仍是逆时针绕着园子定,一长一短两个身影恰似钟表的两支指针;女人的头发白了许多,但依旧攀着丈夫的胳膊走得像个孩子。“攀”这个字用得不恰 我也没有忘记一个孩子——一个漂亮而不幸的小姑娘。十五年前的那个下午,我第一次到这园子里来就看见了她,那时她大约三岁,蹲在斋宫西边的小路上捡树上掉落的“小灯笼”。那儿有几棵大梨树,春天开一簇簇细小而稠密的黄花,花落了便结出无数如同三片叶子合抱的小灯笼,小灯笼先是绿色,继尔转白,再变黄,成熟了掉落得满地都是。小灯笼精巧得令人爱惜,成年人也不免捡了一个还要捡一个。小姑娘咿咿呀呀地跟自己说着话,一边捡小灯笼;她的嗓音很好,不是她那个年龄所常有的那般尖细,而是很圆润甚或是厚重,也许是因为那个下午园子里太安静了。我奇怪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一个人跑来这园子里?我问她住在哪儿?她随便指一下,就喊她的哥哥,沿墙根一带的茂草之中便站起一个七八岁的男孩,朝我望望,看我不像坏人便对他的妹妹说:“我在这儿呢”,又伏下身去,他在捉什么虫子。他捉到螳螂,蚂蚱,知了和蜻蜒,来取悦他的妹妹。有那么两三年,我经常在那几棵大梨树下见到他们,兄妹俩总是在一起玩,玩得和睦融洽,都渐渐长大了些。之后有很多年没见到他们。我想他们都在学校里吧,小姑娘也到了上学的年龄,必是告别了孩提时光,没有很多机会来这儿玩了。这事很正常,没理由太搁在心上,若不是有一年我又在园中见到他们,肯定就会慢慢把他们忘记。
  那是个礼拜日的上午。那是个晴朗而令人心碎的上午,时隔多年,我竟发现那个漂亮的小姑娘原来是个弱智的孩子。我摇着车到那几棵大栾树下去,恰又是遍地落满了小灯笼的季节;当时我正为一篇小说的结尾所苦,既不知为什么要给它那样一个结尾,又不知何以忽然不想让它有那样一个结尾,于是从家里跑出来,想依靠着园中的镇静,看看是否应该把那篇小说放弃。我刚刚把车停下,就见前面不远处有几个人在戏耍一个少女,作出怪样子来吓她,又喊又笑地追逐她拦截她,少女在几棵大树间惊惶地东跑西躲,却不松手揪卷在怀里的裙裾,两条腿袒露着也似毫无察觉。
  我看出少女的智力是有些缺陷,却还没看

站在顶峰,有多少人仰望你;

落在谷底,就有多少人贬低你;

利益吸引,有多少人追随你;

好处断尽,就有多少人抛弃你。

用得着你的时候,好话说尽;

不再用你的时候,立马转身;

喜欢你的时候,你就是最亮的星;

厌恶你的时候,你就是最差的景。

你不得不承认,

社会太现实,惋惜自己不够狠;

你不得不面对,

人心太善变,后悔自己太认真。

别等天真输给了现实,

你才知道自己有多傻;

别等诚恳败给了虚伪,

你才明白自己不圆滑。

不要以为人人都像你,

那么单纯,那么善良;

不要觉得事事都该忍,

宁愿退步,甘愿包容。

也没有谁能阻止痛苦的悄然来临,许多人经常痛苦、忧伤,就是因为他们总追求人生的一帆风顺,追求人生的所谓完美,并不清楚的认识人生本身就一个痛苦加快乐的一个过程。并不是谁与你过不去,所以有些人,稍有不顺就觉得上帝不公而怨天尤人,或者找任何借口为自己脆弱的心灵寻一份突破口,为自己失败找一份灵魂的空白,好象只有这样人生才能更加绚丽多彩,其实这本身也是一颗不成熟的人。他们不明白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,真正的欢乐就是在这许多不如意中寻找一条通向如意人生的路。


  真正的快乐就是在不断的痛苦之中找到突破自己心灵的钥匙,自信、从容的面对人生每一个阶段给予的痛苦及坎坷,并坚定地走下去。世上无数成功者都能乐观、豁达,并不是他们没有经历过不如意,而是他们有能力承受并最终战胜了,超越了它带来的痛苦与忧伤。


  不经历风雨的如何能见到彩虹,但有时经历风雨后依然见不到彩虹。那就是面对一切现实给予的困惑与痛苦,因为你面前除了面对你还是面对,只有不断的痛苦之中才会有你多彩而丰富的人生。


  在不断一次又一次面对的过程之中,让我真正感悟,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!!


  面对浩如烟海的海天一色,自己是如此的渺小,但我在一天一天长大,我自豪的说:我学会了面对,尽管我残缺,我依然是独一无二的自己,如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一样,因为没有谁与我一样,这就是我生命的价值。


  《枝顶留下果实》


  一对夫妇在海上为一老板养鱼,讲好了老板每月开给这对夫妇五千元的工资,月底发放,伙食自理。


  老板在海上总共养了五百箱鱼。


  这对夫妇就划着小船给鱼喂食一次,中午就在小船上休息,下午太阳落山时再喂一次,劳动强度不算太大,倒也且轻松惬意。


  老板也不经常来视察,只是月初,月中,月末来送送鱼饲料,看看鱼的长势情况,顺带着给这对夫妇带点蔬菜肉食。


  转眼两年过了,老板养的这批鱼共卖出了四十万元的高价。


  老板高兴之余,拿出了一万元奖励这对夫妇,让这对夫妇回老家探亲一段时间,往来的车旅费由他负责。


  老板的妻子感到难以理喻,明明说好了每月五千元的工资,你每月又是送菜买电话卡的,还搞年终奖励,报销车旅费,是不是脑子进水,钱多了花不完了?


  老板微笑着讲了这么一个故事:


  在一个小山村里,每到冬天,村民们都会把树上的柿子摘下来,一个不留。有一年冬天,天特别冷,下了很大的雪,几百只找不到食物的喜鹊一夜之间都被冻死了。


  第二年春天,柿子树重新吐绿发芽,开花结果了。但就在这时,一种不知名的毛虫突然泛滥成灾。柿子刚刚长到指甲大小,就都被毛虫吃光了。那年秋天,这些果园没有收获到一个柿子。


  直到这时,人们才想起了那些喜鹊,如果有喜鹊在,就不会发生虫灾了。从那以后,每年秋天收获柿子时,人们都会留下一些柿子,做为喜鹊过冬的食物。

 留在树上的柿子吸引了很多喜鹊到这里度过冬天,喜鹊仿佛也会感恩,春天也不飞走,整天忙着捕捉果树上的虫子,从而保证了这一年柿子的丰收。


  “你说留下点柿子喂喜鹊,你说傻不傻?”妻子听了,恍然大悟,枝顶留下果实,其实是让别人也能分享自己的收获的同时,更好地安心工作,让员工明白也有他的一份功劳。


  在收获的季节里,别忘了留一些“柿子”在树上,这些留下的果实往往就是给自己留下了生机与希望。


  《微笑是给自己最好的礼物》


  每当有人向我露出灿烂的微笑时,我就会快乐。因为我明白,他也把微笑送给自己。的确,在现实忙碌的生活中我们何不留出一点微笑送给自己呢?


  把微笑送给自己,就会为自己擦洗伤痛。在生命之旅中我们必须有这样一种风度,失败与挫折,仅仅是一个记忆,只会使我们更加成熟。带着伤痕给自己一点微笑,才是人生的又一份精彩。


  把微笑送给自己,就不要太多的心情透支。我们要学会过滤自己的心境,善与给自己的心情放假。不停地奔波,让我们的笑声带有几份苦涩。因此要经常打扫心灵的库房,所昨日的烦恼清扫出去,腾出心灵的空间来存放更多今天的快乐。巨石无法压跨的身躯,有时会被叹息拧弯。


  一个人没有一份好心情,物质上再富有也是一种“外强中干”。


  把微笑送给自己,就会给自己一份从容。面对争奇斗艳的鲜花,我们会欣赏但不会陶醉,面对袭来的风雨,我们会应对但不会逃避。虽然我们不能停下奔波的脚步,但我们会掌握脚步的节奏。无论是困难还是成功。有了困难,给自己一个微笑,我们不会逃避,会努力面对寻求解决方案,这是一种美丽;有了成功,给自己一个微笑,我们不会骄傲,在成功的喜悦里寻求解脱,坦然前行,让生命的脚步多几份稳健,这同样是一种美丽。


  在生命之旅中我们须有这样的一种风度:失败和挫折,不过只是一个记忆,只是一个名词而已,不会增加生命的负重。带着伤痕把胜利的大旗插上成功的高地,在硝烟中露出自豪的笑容,才是人生的又一份精彩大风可以吹落碎石,却永远吹不倒崇高的大山。我们需要学会过滤自己的心境,善于给自己的心情放假,不停的奔波,让我们的笑声带

 转眼间已年届二六,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悲哀的年纪,似乎有着太多的承担与无奈。已记不得这些年是如何度过,儿时的玩伴都已为人夫,而我仍就截然一身,孤单寂寥。对于爱情从不执着,但对事业,也仍却一筹莫展,曾经努力过,拼搏过,但在今日看来,都有如昨日之水,淹埋尘土。


  有时我在想,是否真如命格所说,我属大器晚成。或许我该好好安抚那躁动的心,修身养性、归于田园、伺机等待。等待?那不就是坐以待毙?如果我能窥透天机,早知天命,我想我会等待。不出数年,吾必会惊天动地,名扬四方。可一切只是道听胡说,又有多少人轻信,甘心等待。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,就算一切早有天意,也要靠你去发现窃机。正所谓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打拼。人活着就是一个不断追逐的过程,多少成王败寇、一将功成,最终都输给了两个字:追求。


  飞蛾为何会扑火,甘做烈焰的俘虏。因为他们追求光芒,明知会搭上自己的性命,也义无反顾,即使命丧于此,但至少曾经追求过。


  追求,平凡而又沉重的字眼,多少人为之疯狂。有人追求事业、一将功成,有人追求平淡,遁入空门,更有人追求爱情,海誓山盟。而你呢?可曾明白自己追求的是什么,是那浮名俗世,还是过眼云烟。有人说追求的是一种美丽生活,看似简单,却很遥远。


  人生可以输,但请你输给追求,即使是输,也要输得轰烈。要么显贵、要么残废。或许这话说的有点狠,可男人就得对自己狠点,不是吗?要想人前显贵,必先学会人后受罪,这是必然的事。然而显贵并不是摆弄,而是一种尊重。


  《原谅一切可以原谅的的过错》


  原谅一切可以原谅的的过错,原谅别人是一种豁达,原谅自己是一种释怀,学会了原谅你会发现你轻松了、愉快了、自信了、成熟了。


  有时候,朋友的一些言语做法也许伤害了你,家人、同事的误会让自己苦恼,生活中有很多事让自己并不如愿,甚至痛不欲生,何不换一种思维方式,学会原谅呢?原谅别人是一种豁达,原谅自己是一种释怀。


  你不原谅,是因为不原谅而埋在心中的仇恨或者不满往往是出于我们自己的狭

开的鲜花,鲜花留给你的脚是花香;你一把推开了一门窗,窗外吹来了一阵清新的芬芳;你翻过了一座山,山那边的风景更加迷人;你趟过了一条小河,再看见海洋会觉得是那么的宽阔……


  静静的想想,有必要吗?每个人的生命匆匆而过,短短的数十年,好好的享受还来不及,苦也一天,乐也一天,为什么还要让这些琐碎的事一直存在于你未来的生活呢?为何还要让那些不快干扰我们的视线?为何还要那些弃你而去不会欣赏你的人还存在于你的脑海呢?学会原谅吧。


  学会了原谅你我都会发现那些自信、充实、豁达、大气的人、生活幸福的人比较容易原谅别人。也许正是因为他们不太计较生活中的那些可以原谅的冲突和矛盾,才获得了良好的心态和所希望的人生吧。仇恨,是一个恶性的循环,原谅,是一个良性的开端。


  原谅一切可以原谅的的过错学会原谅吧,去拥抱辜负了你和你所辜负的人吧,原谅别人是一种豁达,原谅自己是一种释怀,原谅一切可以原谅的一切,学会了原谅你会发现你轻松了、愉快了、自信了、成熟了。所有的恩恩怨怨,都会让岁月磨平,所有受过的伤,所有流过的泪,都让那海浪统统带走吧……


  《断箭》


  不相信自己的意志,永远也做不成将军。


  春秋战国时代,一位父亲和他的儿子出征打战。父亲已做了将军,儿子还只是马前卒。又一阵号角吹响,战鼓雷鸣了,父亲庄严地托起一个箭囊,其中插着一只箭。父亲郑重对儿子说:“这是家袭宝箭,配带身边,力量无穷,但千万不可抽出来。”


  那是一个极其精美的箭囊,厚牛皮打制,镶着幽幽泛光的铜边儿,再看露出的箭尾。一眼便能认定用上等的孔雀羽毛制作。儿子喜上眉梢,贪婪地推想箭杆、箭头的模样,耳旁仿佛嗖嗖地箭声掠过,敌方的主帅应声折马而毙。


  果然,配带宝箭的儿子英勇非凡,所向披靡。(
  一只断箭,箭囊里装着一只折断的箭。


  也没有谁能阻止痛苦的悄然来临,许多人经常痛苦、忧伤,就是因为他们总追求人生的一帆风顺,追求人生的所谓完美,并不清楚的认识人生本身就一个痛苦加快乐的一个过程。并不是谁与你过不去,所以有些人,稍有不顺就觉得上帝不公而怨天尤人,或者找任何借口为自己脆弱的心灵寻一份突破口,为自己失败找一份灵魂的空白,好象只有这样人生才能更加绚丽多彩,其实这本身也是一颗不成熟的人。他们不明白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,真正的欢乐就是在这许多不如意中寻找一条通向如意人生的路。


  真正的快乐就是在不断的痛苦之中找到突破自己心灵的钥匙,自信、从容的面对人生每一个阶段给予的痛苦及坎坷,并坚定地走下去。世上无数成功者都能乐观、豁达,并不是他们没有经历过不如意,而是他们有能力承受并最终战胜了,超越了它带来的痛苦与忧伤。


  不经历风雨的如何能见到彩虹,但有时经历风雨后依然见不到彩虹。那就是面对一切现实给予的困惑与痛苦,因为你面前除了面对你还是面对,只有不断的痛苦之中才会有你多彩而丰富的人生。


  在不断一次又一次面对的过程之中,让我真正感悟,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!!


  面对浩如烟海的海天一色,自己是如此的渺小,但我在一天一天长大,我自豪的说:我学会了面对,尽管我残缺,我依然是独一无二的自己,如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一样,因为没有谁与我一样,这就是我生命的价值。


  《枝顶留下果实》


  一对夫妇在海上为一老板养鱼,讲好了老板每月开给这对夫妇五千元的工资,月底发放,伙食自理。


  老板在海上总共养了五百箱鱼。


  这对夫妇就划着小船给鱼喂食一次,中午就在小船上休息,下午太阳落山时再喂一次,劳动强度不算太大,倒也且轻松惬意。


  老板也不经常来视察,只是月初,月中,月末来送送鱼饲料,看看鱼的长势情况,顺带着给这对夫妇带点蔬菜肉食。


  转眼两年过了,老板养的这批鱼共卖出了四十万元的高价。

编辑荐:捧一片新绿,羽化寂寞。白墙,黛瓦,碧湖四季。烟雨浓浓倒影水流,相伴铭刻桃源悠悠。

孤漠落霞,青灰一把。昏暗里,碎片几几沉黑雾纱。一色幽黑的星空冷瘦了渡口的思念,沉黑了穹顶之下的念想。花落弯月,娟秀水痕。砚一池飘墨,素描一幅江南花开,浅绘一帘红尘烟雨。

寂冷的微风,舒婷着点点袭香。细雨摇曳了伞下的青花袍,拖长了幽深处的石巷一盏黄亮。寂寞中,一曲拨弹江南,两仄独萧烟雨。

白墙斑驳,黑瓦落院。一片枯萎的爬山虎冷艳着浅浅的青绿,旧落的紫藤错落着垂吊下来,朦胧着湿润阴雨小院。

拾几片桃花,写江南雨,填烟雾风。束之高阁留作记忆,等待花香春溢时发芽,红烛暖心处硕果。

携一程雨丝,拥春熙红尘。

剪一源桃花,饱蘸水墨丹青,烟花扬州絮江南。黛瓦青砖,骑墙黑马,粉饰了古幽水润的永恒,留住了满城风雨桃艳。花香翠叠、浸润芬芳、迷散了烟雨楼阁鼓琴罗刹的戏台。

江南陌雨,悠香绿波。千载白云,细数风雨。一轮弯月豪饮,醉了时光;一池浓墨描摹,感叹岁月。

寂寥心歌,泪撒留欢。演绎着沧桑,沉落在悬妙的深渊。

依江南云楼,温水乡清茶。冰冷的石板路,风尘落满,沧桑相聚,来来往往。方榫契合卯顶,伏案静读幽幽。潮涌的码头,湿滑的苔鲜,蔓延着花开花落、团聚分离,岁岁着人生的轮回。

也许,泪水伴着欢乐,日月相守风霜。也许,来时不忙,去时不慌。风鼓轻帆,浪推黑桨。

一落西去的瑰丽,连接着灰暗,黑夜里和星辰呢喃。经得住凉漠,守一杯清冷。望一束黄叶,抚一池青荷。细数风雨潺潺,流水绵绵,细雨轻梦伴着幽殇。

直落笔墨,烟雨悠悠。

琉璃,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,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,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,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。
  这时候想必我是该来了。十五年前的一个下午,我摇着轮椅进入园中,它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。那时,太阳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正越来越大,也越红。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芒中,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,并看见自己的身影。
  自从那个下午我无意中进了这园子,就再没长久地离开过它。
  我一下子就理解了它的意图。正如我在一篇小说中所说的:“在人口密聚的城市里,有这样一个宁静的去处,像是上帝的苦心安排。”
  两条腿残废后的最初几年,我找不到工作,找不到去路,忽然间几乎什么都找不到了,我就摇了轮椅总是到它那儿去,仅为着那儿是可以逃避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世界。我在那篇小说中写道:“没处可去我便一天到晚耗在这园子里。跟上班下班一样,别人去上班我就摇了轮椅到这儿来。园子无人看管,上下班时间有些抄近路的人们从园中穿过,园子里活跃一阵,过后便沉寂下来。”
  “园墙在金晃晃的空气中斜切下—溜荫凉,我把轮椅开进去,把椅背放倒,坐着或是躺着,看书或者想事,撅一杈树枝左右拍打,驱赶那些和我一样不明白为什么要来这世上的小昆虫。”“蜂儿如一朵小雾稳稳地停在半空;蚂蚁摇头晃脑捋着触须,猛然间想透了什么,转身疾行而去;瓢虫爬得不耐烦了,累了祈祷一回便支开翅膀,忽悠一下升空了;树干上留着一只蝉蜕,寂寞如一间空屋;露水在草叶上滚动,聚集,压弯了草叶轰然坠地摔开万道金光。”
  “满园子都是草木竟相生长弄出的响动,悉悉碎碎片刻不息。”这都是真实的记录,园子荒芜但并不衰败。
  除去几座殿堂我无法进去,除去那座祭坛我不能上去而只能从各个角度张望它,地坛的每一棵树下我都去过,差不多它的每一米草地上都有过我的车轮印。无论是什么季节,什么天气,什么时间,我都在这园子里呆过。有时候呆一会儿就回家,有时候就呆到满地上都亮起月光。记不清都是在它的哪些角落里了。我一连几小时专心致志地想关于死的事,也以同样的耐心和方式想过我为什么要出生。这样想了好几年,最后事情终于弄明白了:一个人,出生了,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,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;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,已经顺便保些事不宜问,便犹犹豫豫地想问而终于不敢问,因为她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。她料想我不会愿意她跟我一同去,所以她从未这样要求过,她知道得给我一点独处的时间,得有这样一段过程。她只是不知道这过程得要多久,和这过程的尽头究竟是什么。每次我要动身时,她便无言地帮我准备,帮助我上了轮椅车,看着我摇车拐出小院;这以后她会怎样,当年我不曾想过。
  有一回我摇车出了小院;想起一件什么事又返身回来,看见母亲仍站在原地,还是送我走时的姿势,望着我拐出小院去的那处墙角,对我的回来竟一时没有反应。待她再次送我出门的时候,她说:“出去活动活动,去地坛看看书,我说这挺好。”许多年以后我才渐渐听出,母亲这话实际上是自我安慰,是暗自的祷告,是给我的提示,是恳求与嘱咐。只是在她猝然去世之后,我才有余暇设想,当我不在家里的那些漫长的时间,她是怎样心神不定坐卧难宁,兼着痛苦与惊恐与一个母亲最低限度的祈求。现在我可以断定,以她的聪慧和坚忍,在那些空落的白天后的黑夜,在那不眠的黑夜后的白天,她思来想去最后准是对自己说:“反正我不能不让他出去,未来的日子是他自己的,如果他真的要在那园子里出了什么事,这苦难也只好我来承担。”在那段日子里——那是好几年长的一段日子,我想我一定使母亲作过了最坏的准备了,但她从来没有对我说过:“你为我想想”。事实上我也真的没为她想过。那时她的儿子,还太年轻,还来不及为母亲想,他被命运击昏了头,一心以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一个,不知道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儿总是要加倍。她有一个长到二十岁上忽然截瘫了的儿子,这是她唯一的儿子;她情愿截瘫的是自己而不是儿子,可这事无法代替;她想,只要儿子能活下去哪怕自己去死呢也行,可她又确信一个人不能仅仅是活着,儿子得有一条路走向自己
  有一次与一个作家朋友聊天,我问他学写作的最初动机是什么?他想了一会说:“为我母亲。为了让她骄傲。”我心里一惊,良久无言。回想自己最初写小说的动机,虽不似这位朋友的那般单纯,但如他一样的愿望我也有,且一经细想,发现这愿望也在全部动机中占了很大比重。这位朋友说:“我的动机太低俗了吧?”我光是摇头,心想低俗并不见得低俗,只怕是这愿望过于天真了。他又说:“我那时真就是想出名,出了名让别人羡慕我母亲。”我想,他比我坦率。我想,他又比我幸福,因为他的母亲还活着。而且我想,他的母亲也比我的母亲运气好,他的母亲没有一个双腿残废的儿子,否则事情就不这么简单。
  在我的头一篇小说发表的时候,在我的小说第一次获奖的那些日子里,我真是多么希望我的母亲还活着。我便又不能在家里呆了,又整天整天独自跑到地坛去,心里是没头没尾的沉郁和哀怨,走遍整个园子却怎么也想不通:母亲为什么就不能再多活两年?为什么在她儿子就快要碰撞开一条路的时候,她却忽然熬不住了?莫非她来此世上只是为了替儿子担忧,却不该分享我的一点点快乐?她匆匆离我去时才只有四十九呀!有那么一会,我甚至对世界对上帝充满了仇恨和厌恶。后来我在一篇题为“合欢树”的文章中写道:“我坐在小公园安静的树林里,闭上眼睛,想,上帝为什么早早地召母亲回去呢?很久很久,迷迷糊溯的我听见了回答:‘她心里太苦了,上帝看她受不住了,就召她回去。’我似乎得了一点安慰,睁开眼睛,看见风正从树林里穿过。”小公园,指的也是地坛。
  只是到了这时候,纷纭的往事才在我眼前幻现得清晰,母亲的苦难与伟大才在我心中渗透得深彻。上帝的考虑,也许是对的。这园子里的声响来对应四季呢?那么,春天是祭坛上空漂浮着的鸽子的哨音,夏天是冗长的蝉歌和杨树叶子哗啦啦地对蝉歌的取笑,秋天是古殿檐头的风铃响,冬天是啄木鸟随意而空旷的啄木声。以园中的景物对应四季,春天是一径时而苍白时而黑润的小路,时而明朗时而阴晦的天上摇荡着串串杨花;夏天是一条条耀眼而灼人的石凳,或阴凉而爬满了青苔的石阶,阶下有果皮,阶上有半张被坐皱的报纸;秋天是一座青铜的大钟,在园子的西北角上曾丢弃着一座很大的铜钟,铜钟与这园子一般年纪,浑身挂满绿锈,文字已不清晰;冬天,是林中空地上几只羽毛蓬松的老麻雀。以心绪对应四季呢?春天是卧病的季节,否则人们不易发觉春天的残忍与渴望;夏天,情人们应该在这个季节里失恋,不然就似乎对不起爱情;秋天是从外面买一棵盆花回家的时候,把花搁在阔别了的家中,并且打开窗户把阳光也放进屋里,慢慢回忆慢慢整理一些发过霉的东西;冬天伴着火炉和书,一;遍遍坚定不死的决心,写一些并不发出的信。还可以用艺术形式对应四季,这样春天就是一幅画,夏天是一部长篇小说,秋天是一首短歌或诗,冬天是一群雕塑。以梦呢?以梦对应四季呢?春天是树尖上的呼喊,夏天是呼喊中的细雨,秋天是细雨中的土地,冬天是干净的土地上的一只孤零的烟斗。
  因为这园子,我常感恩于自己的命运。
  我甚至现在就能清楚地看见,一旦有一天我不得不长久地离开它,我会怎样想念它,我会怎样想念它并且梦见它,我会怎样因为不敢想念它而梦也梦不到它。
  四
  现在让我想想,十五年中坚持到这园子来的人都是谁呢?好像只剩了我和一对老人。
  十五年前,这对老人还只能算是中年夫妇,我则货真价实还是个青年。他们总是在薄暮时分来园中散步,我不大弄得清他们是从哪边的园门进来,一般来说他们是逆时针绕这园子走。男人个子很高,肩宽腿长,走起路来目不斜视,胯以上直至脖颈挺直不动;他的妻子攀有时因为他们而想起冉阿让与柯赛特,但这想法并不巩固,他们一望即知是老夫老妻。两个人的穿着都算得上考究,但由于时代的演进,他们的服饰又可以称为古朴了。他们和我一样,到这园子里来几乎是风雨无阻,不过他们比我守时。我什么时间都可能来,他们则一定是在暮色初临的时候。刮风时他们穿了米色风衣,下雨时他们打了黑色的雨伞,夏天他们的衬衫是白色的裤子是黑色的或米色的,冬天他们的呢子大衣又都是黑色的,想必他们只喜欢这三种颜色。他们逆时针绕这园子一周,然后离去。
  他们走过我身旁时只有男人的脚步响,女人像是贴在高大的丈夫身上跟着漂移。我相信他们一定对我有印象,但是我们没有说过话,我们互相都没有想要接近的表示。十五年中,他们或许注意到一个小伙子进入了中年,我则看着一对令人羡慕的中年情侣不觉中成了两个老人。
  曾有过一个热爱唱歌的小伙子,他也是每天都到这园中来,来唱歌,唱了好多年,后来不见了。他的年纪与我相仿,他多半是早晨来,唱半小时或整整唱一个上午,估计在另外的时间里他还得上班。我们经常在祭坛东侧的小路上相遇,我知道他是到东南角的高墙下去唱歌,他一定猜想我去东北角的树林里做什么。我找到我的地方,抽几口烟,便听见他谨慎地整理歌喉了。他反反复复唱那么几首歌。文化革命没过去的时侯,他唱“蓝蓝的天上白云飘,白云下面马儿跑……”我老也记不住这歌的名字。文革后,他唱《货郎与小姐》中那首最为流传的咏叹调。“卖布——卖布嘞,卖布——卖布嘞!”我记得这开头的一句他唱得很有声势,在早晨清澈的空气中,货郎跑遍园中的每一个角落去恭维小姐。
  “我交了好运气,我交了好运气,我为幸福唱歌曲……”然后他就一遍一遍地唱,不让货郎的激情稍减。依我听来,他的技术不算精到,在关键的地方常出将近中午,我们又在祭坛东侧相遇,他看一看我,我看一看他,他往北去,我往南去。日子久了,我感到我们都有结识的愿望,但似乎都不知如何开口,于是互相注视一下终又都移开目光擦身而过;这样的次数一多,便更不知如何开口了。终于有一天——一个丝毫没有特点的日子,我们互相点了一下头。他说:你好。”我说:“你好。”他说:“回去啦?”我说:“是,你呢?”他说:“我也该回去了。”我们都放慢脚步(其实我是放慢车速),想再多说几句,但仍然是不知从何说起,这样我们就都走过了对方,又都扭转身子面向对方。
  他说:“那就再见吧。”我说:“好,再见。”便互相笑笑各走各的路了。但是我们没有再见,那以后,园中再没了他的歌声,我才想到,那天他或许是有意与我道别的,也许他考上了哪家专业文文工团或歌舞团了吧?真希望他如他歌里所唱的那样,交了好运气。
  还有一些人,我还能想起一些常到这园子里来的人。有一个老头,算得一个真正的饮者;他在腰间挂一个扁瓷瓶,瓶里当然装满了酒,常来这园中消磨午后的时光。他在园中四处游逛,如果你不注意你会以为园中有好几个这样的老头,等你看过了他卓尔不群的饮酒情状,你就会相信这是个独一无二的老头。他的衣着过分随便,走路的姿态也不慎重,走上五六十米路便选定一处地方,一只脚踏在石凳上或土埂上或树墩上,解下腰间的酒瓶,解酒瓶的当儿迷起眼睛把一百八十度视角内的景物细细看一遭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倒一大口酒入肚,把酒瓶摇一摇再挂向腰间,平心静气地想一会什么,便走下一个五六十米去。还有一个捕鸟的汉子,那岁月园中人少,鸟却多,他在西北角的树丛中拉一张网,鸟撞在上面,羽毛戗在网眼里便不能自拔。他单等一种过去很多面现在非常罕见的鸟,其它的鸟撞在网上他就把它们摘下来放掉,他说已经有好多年没等到那种罕见的鸟,他说他再等一年看看到底还有没有那种鸟,结果他又等了好多年。早晨和傍晚,在这园子里可以看见一个中年女工程师;早晨她从北向南穿过这园子去上班,傍晚她从南向北穿过这园子回家。事实上我并不了解她的职业或者学历,但我以为她必是学理工的知识分子,别样的人很难有她那般的素朴并优雅。当她在园子穿行的时刻,四周的树林也仿拂更加幽静,清淡的日光中竟似有悠远的琴声,我竟有点担心,担心她会落入厨房,不过,也许她在厨房里劳作的情景更有另外的美吧,当然不能再是《献给艾丽丝》,是个什么曲子呢?还有一个人,是我的朋友,他是个最有天赋的长跑家,但他被埋没了。他因为在文革中出言不慎而坐了几年牢,出来后好不容易找了个拉板车的工作,样样待遇都不能与别人平等,苦闷极了便练习长跑。那时他总来这园子里跑,我用手表为他计时。他每跑一圈向我招下手,我就记下一个时间。每次他要环绕这园子跑二十圈,大约两万米。他盼望以他的长跑成绩来获得政治上真正的解放,他以为记者的镜头和文字可以帮他做到这一点。第一年他在春节环城赛上跑了第十五名,他看见前十名的照片都挂在了长安街的新闻橱窗里,于是有了信心。第二年他跑了第四名,可是新闻橱窗里只挂了前三名的照片,他没灰心。第三年他跑了第七名,橱窗里挂前六名的照片,他有点怨自已。第四年他跑了第三名,橱窗里却只挂了第一名的照片。第五年他跑了第一名——他几乎绝望了,橱窗里只有一幅环城容群众场面的照片。那些年我们俩常一起在这园子里呆到天黑,开怀痛骂,骂完沉默著回家,分手时再互相叮嘱:先别去死,再试着活一活看。现在他已经不跑了,年岁太大了,跑不了那么快了。最后一次参加环城赛,他以三十八岁之龄又得了第一名并破了纪录,有一位专业队的教练对他说:“我要是十年前发现你就好了。”他苦笑一下什么也没说,只在傍晚又来这园中找到我,把这事平静地向我叙说一遍。不见他已有好几年了,现在他和妻子和儿子住在很远的地方。
  这些人现在都不到园子里来了,园子里差不多完全换了—批新人。十五年前的旧人,现在就剩我和那对老夫老妻了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这老夫老妻中的一个也忽然不来,薄暮时分唯男人独自来散步,步态也明显迟缓了许多,我悬心了很久,怕是那女人出了什么事。幸好过了一个冬天那女人又来了,两个人仍是逆时针绕着园子定,一长一短两个身影恰似钟表的两支指针;女人的头发白了许多,但依旧攀着丈夫的胳膊走得像个孩子。“攀”这个字用得不恰 我也没有忘记一个孩子——一个漂亮而不幸的小姑娘。十五年前的那个下午,我第一次到这园子里来就看见了她,那时她大约三岁,蹲在斋宫西边的小路上捡树上掉落的“小灯笼”。那儿有几棵大梨树,春天开一簇簇细小而稠密的黄花,花落了便结出无数如同三片叶子合抱的小灯笼,小灯笼先是绿色,继尔转白,再变黄,成熟了掉落得满地都是。小灯笼精巧得令人爱惜,成年人也不免捡了一个还要捡一个。小姑娘咿咿呀呀地跟自己说着话,一边捡小灯笼;她的嗓音很好,不是她那个年龄所常有的那般尖细,而是很圆润甚或是厚重,也许是因为那个下午园子里太安静了。我奇怪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一个人跑来这园子里?我问她住在哪儿?她随便指一下,就喊她的哥哥,沿墙根一带的茂草之中便站起一个七八岁的男孩,朝我望望,看我不像坏人便对他的妹妹说:“我在这儿呢”,又伏下身去,他在捉什么虫子。他捉到螳螂,蚂蚱,知了和蜻蜒,来取悦他的妹妹。有那么两三年,我经常在那几棵大梨树下见到他们,兄妹俩总是在一起玩,玩得和睦融洽,都渐渐长大了些。之后有很多年没见到他们。我想他们都在学校里吧,小姑娘也到了上学的年龄,必是告别了孩提时光,没有很多机会来这儿玩了。这事很正常,没理由太搁在心上,若不是有一年我又在园中见到他们,肯定就会慢慢把他们忘记。
  那是个礼拜日的上午。那是个晴朗而令人心碎的上午,时隔多年,我竟发现那个漂亮的小姑娘原来是个弱智的孩子。我摇着车到那几棵大栾树下去,恰又是遍地落满了小灯笼的季节;当时我正为一篇小说的结尾所苦,既不知为什么要给它那样一个结尾,又不知何以忽然不想让它有那样一个结尾,于是从家里跑出来,想依靠着园中的镇静,看看是否应该把那篇小说放弃。我刚刚把车停下,就见前面不远处有几个人在戏耍一个少女,作出怪样子来吓她,又喊又笑地追逐她拦截她,少女在几棵大树间惊惶地东跑西躲,却不松手揪卷在怀里的裙裾,两条腿袒露着也似毫无察觉。
  我看出少女的智力是有些缺陷,却还没看

擦亮你的眼睛,

看清这个现实的社会,

有用,你就是一块宝,

没用,你就是一根草。

感受你的心情,

摸透这些善变的人心,

有人笑里藏刀,有人背后使招。

慢慢领悟,深深感触,

愿你有眼力,把这些都能看透;

渐渐成长,悄悄坚强,

愿你有能力,与生活言和握手!

累计+人已赞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